看了 David Copperfield 了!

全家去了 Las Vegas, 帶了兩個大的去看 David Copperfield. 算是圓了我的夢.

以前小時候看他表演, 對我的震撼太大了. 其他魔術師雖然也厲害, 但是 DC 有股魔力, 也很有表演天分, 除了魔術讓人驚訝之外, 他的表情, 動作, 都為他加分.

我記得很清楚老爸帶我去看他表演的那天.

之前就在電視上看了好幾次他的表演, 到了現場迫不及待要看他. 但是偏有個沒聽過的歌手要先上場唱個幾首歌打知名度, 拖拖拉拉的. 歌手名字我又不會唸, 想大聲叫他下台都沒辦法. 煩! (對啦, 就是瘐澄慶)

等到 DC 終於上台了, 我一直提醒自己要把眼睛睜到最大, 眨都不要眨一下, 這樣才能抓到他魔術的秘密. 但是 DC 的秘密哪有這麼容易被個小孩子拆穿? 我只記得我瞪得眼睛都痠了, 也沒看出他怎麼把自己鋸成兩半.

後來20幾歲時, 算是運氣, 剛好在收音機聽到廣告, 說他要在溫哥華表演. 我買了票, 但是其實對表演沒有抱很大的期望. 10歲小孩比較好騙吧, 但是20幾了, 還會覺得好看嗎? 結果, 隔了這麼多年, 他的show內容已經大不同. 跟我小時候看的內容沒怎麼重複, 算是一場全新的秀. 讓我又看得下巴掉在地上.

生了小孩後, 我就老想著要帶他們去玩遍我以前玩過好玩的東西.
DC 一直在我的清單上.
而且有某種程度的急迫性.
真的很怕他忽然退休了. 那小孩就永遠看不到了.

這次帶小孩去看他, 進場前我大概比小孩還興奮. 他們只知道我們要去看一場魔術表演. 但是他們不知道 DC 的偉大.
就像我們第一次去 Disneyland. Keanon雖然很開心, 知道我們帶他去慶生, 但是那小鬼沒去過, 怎麼知道裡面有多好玩呢?

要進場囉!

真是離舞台超近呀! 興奮!

這是 Blu. 是DC已去逝爸爸的朋友.

Blu 穿越時光, 從過去帶來了DC爸爸要給他的訊息: 愛

廣告
張貼在 Brandon, Keanon | 發表留言

搗亂

今天Keanon跟我說,他有兩個同學不愛上體育課,所以常常體育課前故意搗蛋,這樣老師會把他們叫去校長室處罰,他們就可以逃過體育課了。

這讓我想到我自己以前…

小學時辦校慶,真是無聊到極點。大家在大太陽下立正站好,聽校長廢話連篇。曬得要死,校長口音又重所以常常根本也聽不懂他說什麼,偏偏他又特別愛長篇大論…

校慶前幾個禮拜,老師開始排練進場。學校為了讓隊伍看來整齊,要求每班派出40人,這樣每班都可以排出4行,每行10人。老師講得很動聽,這是榮譽,只有踢正步最厲害的40人可以參加,剩下好像3個人吧,“只”能留在教室裡。

我偷偷把死黨拉到一旁,“誒,你想去曬太陽聽校長講話嗎?”

“喔?” 他考慮了一下,很明顯沒想到這點。“不想。”

“那我們故意亂走,讓老師把我們刷掉吧。”

“好,可是怎麼弄呢?”

“我們故意同手同腳好了。”

為了表演逼真,我們利用下課時間躲在人少的地方練習同手同腳走路。走路本身並不難,難在要一切自然,好像天生就是不會走路的笨蛋一樣。

排練了幾次之後,老師氣呼呼地把我們兩個趕回教室,不讓我們參加校慶的升旗典禮。

校慶那天,我們坐在教室乘涼,看著在操場曬太陽的同學們。好爽。

張貼在 其他 | 發表留言

誰的媽媽?

昨天帶著小孩去CostCo, 巧遇一個大概十幾年沒見的老朋友. 他跟老公帶著孩子, 也在CostCo閒逛著.

我跟他聊了一會兒, 當然講到小孩. 他看看我拎著的三個, 說三個都像我.

我蹲下看看他女兒, 嗯, 跟媽媽長得很像. 我說, “Wow, you look just like mommy!"

在一旁的Brandon一臉迷惑, “Wait, does she look like her mommy or our mommy?"

張貼在 Brandon | 發表留言

灰色地帶

當爸爸後開始覺得自己要當個好的role model. 但是有些時候真的不知道該如何牽著孩子的手走過灰色地帶.

比如, 做人該誠實, right?

可是…


有一天睡前我按照慣例問問他們在學校有沒有什麼新奇的事.

Keanon 說, “Today at carpet time, I farted. And it smelled really really bad."

“喔, 那真糗. 其他小朋友有沒有笑你?" 心裡有一股變態的驕傲, 但也有點擔心他會從此被貼上放屁鬼的標籤.

“No, they didn’t know it was me."

“Oh. So everyone just blamed each other?" 擁擠的空間放屁都是這樣的吧?

“No, everyone blamed Dimitri. Cuz he farts all the time anyway."

“Well…you didn’t let Dimitri take the fall, did you?" 總不能讓這個 Dimitri 背黑鍋吧.

“Of course I did! Why wouldn’t I? Everyone thought it was him, and he didn’t even care cuz he wasn’t paying attention."

糾正他也不是.

放著不管也不是.

張貼在 Keanon | 發表留言

DAVID COPPERFIELD!

我從小就超~~~愛看魔術. 每次電視上有播 David Copperfield 的表演我都絕對不會錯過.
後來有一次他到台灣表演, 老爸不知從哪弄來了票, 帶我去現場看. 看他把自己鋸成兩半, 手裡的東西憑空消失…best show EVER.

自從當了爸爸之後就超~~~愛跟小孩分享我自己兒時的興趣.
幾年前 Penn & Teller 在西雅圖表演, 我就急著帶了年紀大概還不夠大的 Keanon 去看了.
Keanon 去之前很興奮, 但是 Penn & Teller 的表演內容不完全是魔術, 也講些笑話, 也談談當魔術師的一切. 我看得很開心, 但 Keanon 有點看不太懂, 表演還沒完就問我可不可以回旅館.

我那時就想, 如果是看 David Copperfield 就好了. 他的表演比較注重在魔術, 話不多, 小孩會比較容易進入狀況.


有一天我們在電視上看 Penn & Teller Fool Us. 內容我已經不記得了, 但是某個參賽者變了個看完讓我們全部下巴掉到地上的魔術.

小孩們問我, “Daddy, is that the best magic trick you’ve ever seen?"

“Well, it was pretty good, but not the best I’ve ever seen."

“Oh right, the best is Penn & Teller right?"

“Um, well, no, I mean, Penn & Teller is pretty good, but my favorite is David Copperfield."

“Who?"

“David Copperfield. You guys don’t know who David Copperfield is? Well! Let me tell you. He’s the best magician in the world! He made the Statue of Liberty disappear, he walked through the Great Wall of China, he flies, saws himself in half, makes things disappear, steals your underwear…"

這段對話讓我想起我很想要帶小孩去看. 結婚前 David Copperfield 有來溫哥華表演過. 我還去看了2次. 那時已經二十幾歲了, 還是百看不厭.

上網查查他下次來溫哥華是什麼時候. 結果…原來他現在已經駐進 Las Vegas, 每天在賭場表演, 不巡迴了.

從此就老惦記著這件事. David Copperfield 應該蠻老了吧. 我小學時他就在表演了, 到現在…誰知道他會不會哪天忽然宣布退休了呢? 那小孩就看不到了.


某天在家跟老婆討論今年要不要出去玩. 看了墨西哥, 多明尼加, 夏威夷…像樣點的地方真是都蠻貴的.
在旅遊網站上的 dropdown list 看看還有哪裡可以去玩的.

Las Vegas.

我忽然想到 David Copperfield.

“How about Las Vegas?" 我對老婆提議.


機票旅館都訂好了. 我要帶兩個大的去 MGM Grand 看 David Copperfield 表演.

I CAN’T WAIT!

張貼在 Brandon, Keanon | 發表留言

對不起

Keanon 最近迷上加菲貓, 從圖書館借了幾本回來看, 還一臉神氣地講解加菲貓的事蹟給我聽.

“拜託, 這些事情不用你告訴我. 我看加菲貓的時候, 你都還不知道在哪哩!"

“Huh?"

唉, 跟外國人講中文, 他只聽得懂字面上的意思. 他大概以為我趁他不在時偷看了他的書, “I mean, I used to watch Garfield on TV when I was a kid."

“What?!" 他不敢相信老頭爸爸居然知道新潮兒子喜歡的東西.

“Garfield 不是什麼新東西, 已經很久了. 我小時候也常常看, 所以我當然知道他主人是 John, 他最討厭 Monday, 最愛吃 lasagna, 家裡的狗是 Odie."

Keanon 很樂, 找到了跟爸爸的共同興趣.

然後他就開始了.

“Daddy look at this one. Garfield said this. John said that. Odie did this."

“Daddy look at this one, this one is funny. John wanted this, but Garfield did that."

“Daddy look, in this one Garfield is mean to Odie."

哇啦哇啦.

我一面洗著碗, 一面又腦子在轉著想晚餐流程要如何安排可以在最短時間內把一頓飯端上桌, 還得努力透過水聲, 碗盤互撞聲聽他一直打斷我的思路. 煩!

“Daddy, guess what?"

“Please don’t tell me it’s another Garfield thing. I’m busy!"

“Oh ok…" 摸摸鼻子走開.

看到他走開的模樣, 我又心軟了. 唉. 他只是很開心找到我們的共同話題. 也沒做錯事. 莫名其妙被訓了一頓.

“Hey Keanon, listen, I wasn’t setting a very good example for you guys. That was not the way to talk to people. I’m sorry, can you come back and show me what you were gonna show me?"

“OK!" 小孩原諒人的功力真讓我佩服. “Look at this one, this is so funny…" 他捧著那本加菲貓漫畫, 又嘰嘰喳喳起來.

張貼在 Keanon | 發表留言

Keanon 9歲!

我的小不點9歲了.


Keanon 真的很像一個 mini me. 我做什麼他都要跟, 而且不但跟, 還要學.

他知道我最愛 Arc’teryx 的衣服, 他就也很想要一件來穿穿. 偏偏人家不做小孩尺寸, 讓他很鬱卒.
每次我們到 Arc’teryx 店, 他都會不死心地問問, “Daddy, do you think I’m big enough to wear their XS yet?"
跟他說他還不夠高之後, 他還是會不死心要逛逛. 看他把衣服店的衣服拉來摸摸看質料, 點頭, 搖頭, 聳聳肩, 撇撇嘴的樣子, 真會讓我笑死. 根本就是我的翻版.

我做晚餐, 他很愛坐上bar stool看我在幹嘛. 如果看到我拿了刀要準備切什麼蔬菜了, “Daddy, can I cut the mushrooms?"
給他買了防切傷的手套後, 他更愛嘗試切新的東西.
本來怕他刀法不熟悉, 切圓的東西會切到手, 所以只給他切扁的. 現在看到洋蔥也不怕, “I can do it! Just show me how!"
再不然他會偷瞄我寫在白板上的食譜. 如果看到要量什麼調味料, 他也會纏著我讓他量.
最後更得寸進尺, 要我把鍋, 鏟都交給他, 我只要在旁邊指導.

看籃球. 他超愛跟我一起看. 當然有一點弟弟都睡了他可以偷偷在樓下跟我看, 過了上床時間還不用睡覺的味道.
但是他也真的follow. 而且很愛問我的意見. 問完之後告訴我他的意見跟我一樣.
我們都是 Golden State Warriors 迷, 這不用說. 但是不喜歡哪隊?
“Daddy, what other teams do you like?"
“Um, the Spurs, I guess. Maybe the Celtics too. And Toronto, because that’s the only Canadian team."
“Me too. How about teams that you hate?"
“I hate the Rockets!" 我自己都說不上來幹嘛跟火箭隊有仇. 大概是看不慣James Harden留的大鬍子. 看得超不順眼.
“Me too! I hope we meet the Rockets in the playoffs and eliminate them!"


按照慣例, 陪玩了他想去的活動, 請他吃了晚飯, 飯後切了蛋糕.

這次終於不用帶他去溜冰了. 我其實不喜歡溜冰, 每次都是不得已呀~~~
攀岩, 雖然累, 但是蠻好玩的

每次都吃 The Keg, 不膩

提拉米蘇. 好吃!

張貼在 Keanon |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