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ndon

這次出門玩一趟,Brandon有兩次讓我笑得眼淚都快流出來。


剛上飛機,傻小子興高采烈跑第一個,隨手指了一個空位,"Daddy, I wanna sit here."

我說位置不是自己隨便選的,他一臉失望。


某天我們在回旅館的路上,他塞住自己的耳朵,問我,"Daddy, can you hear me?"

“Yes."

他一臉困惑,把手拿開,又很努力地再塞住耳朵, “How about now?"

“Yes."

奇怪。他再試了一次,很用力塞住耳朵, “How about now?"

“Yes." 我已經笑得快尿褲子了。

他一臉正經,"I know, you’re just tricking me! You can’t hear me, haha!"

廣告
本篇發表於 Brandon。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